????巴格达城在白日激战正酣,与此同时,特奥蒂瓦坎城的夜晚繁星如海。楚南怀、苏娥眉等人高居观星台,顶风而立,负手望天,观望星象。

????大家神色肃穆,凝重到极点,每个人都气息凝聚,随时准备迎接变故。

????今夜星象有异。

????准确的说,是大片星辰被遮住。但天空没有云层。所以给人更加直观的感受,是大片星海凭空消失。

????众人的视线落在那片漆黑的“空白”区域,苦苦思索多时,仍是不能寻得答案,无法解释这种现象缘何出现,是什么道理。

????“大都护,这是神灵将要降临了!”特奥蒂瓦坎的本地现存最有智慧的大修士,如今在都护府任职的维多,不知何时来到金字塔前,又是惶恐又是激动,充满希望的对楚南怀喊出声。

????楚南怀等人目光如箭向维多看去,后者浑身一震,连忙说道:“这是书籍上的记载,神灵在夜晚降临之前,天空就会有很多星辰隐去,以表对神灵的敬畏!”

????维多说得煞有介事,看他认真的样子,就差赌咒发誓。

????楚南怀不相信维多嘴中的什么神灵,也不相信星辰会因为敬畏而退避,但他不由得想起,之前李晔到特奥蒂瓦坎城前夕,这里出现了一艘被李晔称为星舰的巨大存在。

????那一个山峦般的蛇头横亘于空中的景象,至今思之,仍是震撼人心。

????“难道那艘星舰又要出现?”楚南怀不得不这样推测,若情况果真如此,那无疑是一件天大的事,需要万分重视。

????上回星舰露头,带来了最后的天机,因为李晔和马伦各得其半,平分秋色,这也直接决定了,在之后这数年,大唐和大食战力相当,只能用大军征伐在战场上决出胜负。

????“天外到底有什么,难道真是神灵?比仙域仙人境修士,还要强大的神灵?”刘小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问楚南怀等人。

????“这世上哪有什么神灵!”李雯文嗤笑一声。

????“那可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啊!”刘小黑不服气的反驳。

????“别吵,它来了!”一直静观夜空没有说话的苏娥眉,忽然间语气肃杀的开口。

????她话音方落,特奥蒂瓦坎城陡然点亮。从黄泉大道,到太阳金字塔月亮金字塔,再到城中河、羽蛇神庙,一直延伸至城外的山峦,九颗“星辰”从地上冒起,在光幕中升上夜空。

????楚南怀等人无不是心头一震。

????上回星舰出现时,就是这副景象。

????......

????仙域之上,真神想要回撤,却被李晔死咬不放,双方顶尖高手围绕两人捉对厮杀,真神能得到的掩护有限,被李晔追杀的颇为狼狈。

????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真神虽然压力深重,气息被压制得很厉害,却一直没有受太多伤。不过祂想要撤回自家天宫,一时半刻是不可能了。

????真神且战且走,苦思对敌良策,就在她斩出一片风暴刀光,想要将欺身到近前的李晔逼退时,异变陡生!

????李晔一剑刺来,轻易破开了祂的刀幕,快得就像利箭穿过豆腐,刹那间崩散的灵气,犹如数百只纷飞起舞的蝴蝶。

????在这般绚烂的景象里,锐利的剑气带着令人心悸的死亡气息,转瞬刺至怵然一惊的真神眉前!这一剑若是刺中了,真神不死也要重伤,祂的瞳孔明显猛缩,骇然之色溢于言表。

????电光火石间,真神使拼尽所有力气闪避,终于是没有被一剑穿破眉心,但是肩头却被带飞一抹血雾!

????然而受伤并不意味着结束,李晔的剑光快逾闪电,诡异如魅影,在真神身周不断闪烁,极短的时间内,真神身上飙出一抹接一抹血雾,整个人犹如一个漏血的筛子!

????掩护真神的四大护法,眼见祂处境危急,不管不顾,吼叫着杀向李晔,将真神从对方手里暂时解救出来,然而他们付出的代价,不可谓不惨重。

????正面跟李晔对上的那名护法,在李晔一次出手的时间里,就被李晔斩飞了一条胳膊,紧随而至的飞鸿圣佛,趁对方身形凝滞的时候,一掌按在对方天灵盖,剧烈的灵气震荡中,这名护法浑身一颤,眼珠子从眼眶里蹦出,当场七孔流血、经脉尽断而死。

????李晔没有停留,继续追向真神,眼中是志在必得的杀意。

????“停手!我投降!”

????真神再度被李晔追上时,眼见脱身不得,连忙喊出了这句唯一有用的话。

????战至此时,祂已经很清楚,自己不再是李晔的对手。

????祂的修为在不断下降,而且速度很快幅度很大,已经跟李晔拉开了明显差距。刚刚祂分神注意过凡间情况,这才知道,整个高原已经改天换日,新月教虽然没有被拔除,但已经在事实上更该了教义思想,不再属于祂了。

????民间的信众,虽然没有都抛弃祂唾弃祂,立即变成唐人,但信仰的转变已经不可逆转,形成了大势。失去了高原的许多信仰之力,祂的实力已经无法自保。

????要高原的大食人,都效忠李晔,把自己视为唐人,还需要一些年,但是就在现在,就在当下,他们已经开始脱离新月教体系。

????真神投降的话一出,还在飞鸿、牛魔王等人进攻下,苦苦支撑的几位护法,和一众高手,无不是嗔目结舌,回头震惊的看向祂。

????在他们心中,真神是唯一神灵,唯一,也就意味着强大无双,不可被战胜。投降这种事,怎么会发生在祂身上?

????真神明显感觉到了众人信仰的动摇,但祂没有精力顾虑这些,生死危机面前,祂只关心李晔的反应,如果对方不放过祂,那么在那个时间来临之前,祂就会死。

????李晔停了下来,没有收起天子剑,而是以不容置疑的口吻,对真神道:“下令新月教仙人大军放弃抵抗、就地缴械。”

????这样一来,真神就完全失去了自保能力,但这其实跟眼下的情况没有多少不同,祂心头虽然苦涩,却也只能照办。

????新月教仙人大军,接到真神的命令后,无不是目瞪口呆,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祂。那一瞬间的心神震动,和随之而来的信念崩塌,让他们手足无措。

????跟释门道门不同,新月教一直宣扬真神的唯一性,所有新月教修士,都认为真神是最强的,这是他们信奉真神,贡献自己的基础。在过往的征战中,他们战无不胜,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????但是现在,真神让他们投降,就说明他们不再是世间最强的修士势力,真神也不是没有对手的唯一神灵,真神之前给他们传递的所有教义思想,都是错的!

????战败带来的失落,与信仰湮灭带来的自我怀疑,让新月教的仙人修士们,陷入了空前的精神混乱。在大唐仙人大军的威逼下,他们麻木的放下法宝,如同失去灵魂的行尸。

????李晔没有屠杀新月教仙人修士的意思,他愿意接受真神的投降,就像之前对待道门与释门一样。

????他需要的,从始至终都是让此界所有修士,归于自己麾下,成为自己的力量,在自我空前强盛后,打破此界束缚,迎接天外挑战,却弄清楚天外有什么。

????胜利来得突然,却又非常合理,飞鸿、牛魔王、杨戬等人无不是兴奋异常,尤其是飞鸿圣佛,看李晔的目光甚至有一丝崇拜。

????之前释门被新月教击败,无数修士身死道陨,丢了天竺被迫东迁,差点儿就要灭亡,可谓是苦难深重。

????她身为释门新圣佛,向新月教复仇的压力一直都在,这也是她证明自己比老圣佛更强,坐稳自己位置的必要条件。如今新月教终于被她击败,释门大仇得报、屈辱得雪,她个人地位也随之稳如泰山,自然是欣喜非常。

????同时,飞鸿也无比清楚的知道,释门能出这口气,完全是因为在李晔麾下,是李晔带着他们,战胜了在释门看来,完全没有办法战胜,只能退避万里的强敌。

????想起初见李晔时,对方还只是一个凡间小王,修为低下实力弱小,却有凌云之志,而短短十年间,对方便在此界纵横无敌,如今又战胜了此界最大的对手,成为此界真正的最强,往后再也没有谁能阻止他。

????念及于此,飞鸿圣佛第一次对一个人,感到发自内心的敬佩与崇拜。面对这种不讲道理,甚至无法理解的强悍,这是她唯一能有的情绪。

????李晔与真神相对盘膝而坐。

????刚才真神虽然飙血很多,但其实没有致命伤,恢复了一会儿,便没有大碍。自打坐下,她就在盯着李晔看,一副胸有千万言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怅然、无奈模样。

????李晔的言语就比较简单,直接道:“这场战争终究是到了结束的时候,你也该给马伦下令,让他放弃抵抗,出城迎接王师了。”

????真神苦笑道:“这是题中应有之意,我自然不会拖延。只是你可知道,你今日胜了我,大唐灭了大食,到底意味着什么?”

????说到最后,她的面容变得肃穆,渐有如临深渊之色。这种神态李晔再是清楚不过,当初他刚刚继承王爵,面对皇朝即将到来的大动-乱,想要力挽狂澜的时候,也是如此。

????他不知道真神为何是这番模样,纵然战败怕死,也应该是惶恐不安的忐忑,或者坦然认命的绝望,而不是这般严肃。( 帝御仙魔 http://www.qbxst.com/0_910/ 移动版阅读m.qbxst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