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秦夜打开一看,立刻合了起来。

????“我知道了。”他深呼吸一口,微笑着看向祭祀:“麻烦回应圣灵,我到时候一定会去。”

????踏过长枪交错的拱门,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,凝重中,又夹杂着一丝兴奋。

????果然……自己没有猜错,对方确实动心了!现在不过是谨慎地进行应对,否则……不可能邀请自己四天后去黑色庭院赴宴。

????本来以为对方还要吊着自己,没想到,四天后或许就能听到对方的答复……他一次次回忆刚才那场漫长的谈判,也一次次问自己:为什么?

????自己踩中了对方哪一条线?让对方改变了主意?

????血仇?

????华国的威势?

????或许都有一点,才促成了对方没有极度榨取利益的想法。然而,他仍然放不下心。这件事情一天没有最后结果,他一天坐立难安。

????而且,对方的行事明显不符合一位圣灵的做法。

????“他到底想做什么?”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“大人?”就在同时,神殿之内,巴布鲁皱眉道:“您为什么让他走了?还有太多的事情解释不清晰。这种大事,马虎不得。”

????祖巫也点头道:“是啊,大人,这不是小事,命运都出现了,那位大人不会用这种大事来开玩笑。加上俄罗斯地府最近的反常举动……秦府君所说可能性并不低。”

????圣灵黑曼巴没有立刻回答,许久才幽幽道:“当然不低……”

????“这可是逆天改命的机会,怎么低?”

????说完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它站了起来:“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。你们不用再管这件事了。”

????“大人?”“可是……”

????话音未落,圣灵黑曼巴身上阎罗阴气轰然炸开,目光冰冷地看了一眼四周。瞬间周围鸦雀无声。

????足足过了十秒,它才冷冷道:“你们还太年轻。这件事情牵涉的东西比你们想象得多得多。不要再牵扯进来。懂了吗?”

????“是……”

????圣灵黑曼巴轻轻哼了一声,手一挥之下,所有人影化作鬼火消失现场,只剩下它一个人坐在石桌前,手指轻轻敲着桌面。许久,才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。

????“有趣……真是有趣……”

????“你们都没听到……世界变化的序曲吗?”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四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????这四天,秦夜想休息到最好。然而,精神根本不允许。

????圣灵黑曼巴的答复,如同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自己对比起这种千年老鬼来,还是稚嫩了一些。看似他把握全场,然而,对方却牢牢掌握了自己的身份。

????那就是……现在华国是有求于它。

????它可以随时叫停,随时启动。而有求的这一方,则只能等。

????秦夜已经预想了很多方案,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下午五点。六点,应该会有阴差来接他。他将可能出现的情况翻来覆去地想了一遍。

????这已经是自己能做到的最好了……

????成不成,今天就会出答案,人事已尽,剩下的……

????听天由命。

????很奇怪,这四天他的大脑都处于高度运转状态,距离晚宴的时间越来越近,他反而平静了下来。

????咚咚。就在此刻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他看了一眼手机。

????下午十七点五十。

????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他不失礼仪地打开门。

????就在门打开的刹那,一片轻微的眩晕感出现眼前,他几乎是身不由己地被吸出门外,如同行走在极光满布的黑夜。当一切景象消失时,他赫然发现,自己已经处于一间房屋内。

????屋子很小。

????恐怕只有五十坪。四面八方都悬挂着青色帷幔,绣着黑色的黑曼巴图案。一盏盏洁白的骨骸蜡烛,镶嵌在墙上。跳动着幽幽的鬼火。一张张阴兽的颅骨骨骸点缀其间。而正中央,只有一张铺着猩红桌布的方桌。两把椅子。

????方桌上放着鲜红的彼岸花,整个房间的陈设都很普通。不普通的是,方桌另一侧,圣灵黑曼巴已经坐在那里了。

????看到他的出现,对方举起酒杯,晃了晃手中红酒,微笑道:“希望这几天,没有让你等的太急。”

????“当然不会。”秦夜同样微笑着坐下。他的面前,酒杯中早就倒上了半杯猩红透明的液体,散发着醉人的芬芳。

????单独会面……对方看来已经做出了选择……按捺着心头的想法,秦夜轻轻端起酒杯。触碰到冰凉的杯体,才发现自己的手烫得吓人。

????思绪在翻涌,血液在沸腾。几周的准备,一个多月的游说。今夜……就是闭幕的时候。

????宁静的房间如同长江黄河,但他很清楚,这片宁静中,藏着最后的试探,和……最终的答案。

????叮……酒杯在虚空中碰了碰,秦夜一饮而尽。圣灵黑曼巴却没有喝,只是深深看着他,用蛇信舔了舔杯中液体。忽然笑了:“果然……有的决策,还是不能让太多人知道。”

????“在说出我的答案之前,我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。”它放下杯子,八根手指相互交叉。直视着秦夜的眼睛,根本不允许他闪躲,仿佛要看进他的心理。

????“你是否是朱明家族的人,我并不在乎。但是……你确定能开海?”

????秦夜郑重点头:“我非常确定。”

????“是这样啊……”圣灵黑曼巴靠在了长椅上,目光垂眸看着桌面。沉默了三十秒,忽然开口道:“华国的情况看来比我想象中的更差……呵呵呵……难怪你们会找到这里来……”

????“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秦夜同样放下了酒杯,四目交接:“复杂和差是有区别的,圣灵大人。”

????圣灵黑曼巴笑了,越笑越开心。数秒后,竟然哈哈大笑。

????“秦府君……”笑够了,它猛然俯下身子,蛇目如同宝石,沙哑道:“别装了好吗?”

????“马尔代夫群岛,是埃及地府和印度地府的地盘。你的船怎么过来?不仅如此,那片海域幽灵船肆虐。你的船靠着几个船员能开到那里?”

????“我问了两次,你的答复都是可以做到。那么……你的船上必定有无数护卫。你说,第一次只能开出三艘船,三艘船也有数百阴灵。那就是说,你们可以一次性出动数百阴差。换句话说……如果你们想,派出数十府君,上百判官,数位阎罗。俄罗斯地府敢动?他还敢觊觎怨魂晶?!”

????轰!

????如同雷霆贯耳,秦夜忽然明白,他出现了一个逻辑漏洞。

????如果九州正神结界出不来人,怎么开船?

????哪怕出来几十个都不够。三艘船,还要走其他地府的海运路线,还有幽灵船海盗,你凭着这点人手,就想横跨印度洋?

????华国要是能派出更多阴差,那为什么不阻止俄罗斯地府?!

????刚平息不久的心脏,咚咚咚再次狂跳。秦夜垂眸品酒,脊背上冷汗不要钱地冒了出来。

????这是黑曼巴地府的亮剑,最后的谈判,对方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。寒光闪烁,见血封喉。

????怎么办?

????徐徐品着酒,他脑海中一团乱麻,但又飞快清醒下来。

????不能乱……决不能乱!它请我来这里,绝不是没有意思。而是对这件事很有意思!这突如其来,角度诡异的一剑,为的是打乱自己的心神,自己决不能让出谈判的节奏!

????“慧眼如炬。”数秒后,他才悠闲地放下酒杯,笑了。

????只是,桌子下的另一只手,已经握得没有血色。

????行百里……他绝不希望半九十!

????撑也得撑下去!

????“不过,华国情况再差,也是四常。”他轻轻敲了敲酒杯,发出清脆的响声,尽一切可能拖延时间,让思维再次奔跑起来:“您好像抓错了重点?”

????之前的所有预演在这一刻全部崩盘,现在,他只能随机应变。

????“相反,我认为我看到了重点。”圣灵黑曼巴幽幽笑道:“所以……我答应。”

????答应?

????它竟然答应了?

????秦夜目光霍然一闪,不动声色看了对方一眼。并没有因为这个答应而高兴。

????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要什么?”刚才的一瞬间冲击太大,他差点以为圣灵黑曼巴看出了华国的真相。那时候没有反驳,现在已经没有反驳的机会。他干脆斜靠在椅子上,有些随意地问道:“华国现在不太方便解决这件事,不过,我们从不会忘记帮助过我们的非洲盟友。”

????无论如何,华国的真相要撑住。

????“好气魄。”圣灵黑曼巴笑了笑,随后立刻收拢了笑容,声音中带着一抹沙哑的兴奋:“武器。”

????“归天蛊铠甲制造的武器!我知道你卖了一批给刘裕。黑曼巴地府同样需要!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珍品,一百万套,我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????“这是其一,其二,我希望和华国地府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答应这两点。我会召集非洲所有圣灵,如你所愿召开酋长大会!”

????它的手虚空一抓,一叠资料出现桌面上。它粗短的手指缓缓划过,眼睛眯了起来:“你的资料很完美。如果不是你之前出了错,这些资料足够说服他们。我知道你需要这个。”

????“秦府君……没有时间给你考虑。你点头,我立刻发圣灵黑函。如果否……”它深深看着秦夜:“我说过,井绳可怕,绞索同样可怕。黑曼巴地府无意插手各位常务理事国的纠葛!”

????没有回答。

????秦夜飞快整理着思绪,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?对方的目的何在?

????一百万套归天蛊铠甲,自己拿不出来。战略合作关系更不可能!非洲这个乱战之地,和谁达成了这种关系,就等于陷入泥潭之中。

????怎么拒绝对方?

????而且……在对方心甘情愿的状态下签署协议?

????所以……对方到底在需求什么?( 我要做阎罗 http://www.qbxst.com/1_1006/ 移动版阅读m.qbxst.com )